您现在位置: 首页 > 离婚资讯 > 社会资讯

李国庆抢章 俞渝报警 当当权斗两大谜团(附当当全回应)

日期:2020-04-29 来源:金融界 访问:682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李原

2019年10月,随着李国庆被俞渝以一纸文书扫地出门,人们以为当当的管理权柄将随着这对夫妻婚姻的终结而尘埃落定。

没有想到,半年后,李国庆就以旋风之势,又上演了一场“夺权”大戏。

2020年4月26日上午,李国庆带领4名大汉,到当当“抢夺”公章的消息,通过当当网员工的微信群传播开来。

据悉,李国庆顺利“抢走”47枚公章后,当当网选择了报警。

网友岂会错过如此精彩的一部夫妻夺权大戏?当天下午,李国庆抢当当公章夺权事件引爆各个互联网平台,“当当网报警”、“当当网回应李国庆”、“李国庆发告全体员工书”等迅速蹿上热搜。

针对此次突发事件,当当网26日晚上18点紧急召开媒体电话会议进行回应。在电话会议中,当当副总裁阚敏对事件过程作了简要复原:

阚敏表示,李国庆进入当当事件发生于当日上午,前后只持续了十几分钟。李国庆带着一位当当网离职的前任董事、现任秘书(同时也是李国庆在当当工作期间的秘书)、律师、摄像、保镖,进入了当当网办公室,并带走了47枚公章。

对于为何李国庆可以顺利带走公章,阚敏的回应是:“国庆的秘书此前在当当工作时就经常盖章,对公章放在谁那儿,什么时间段使用非常了解。毕竟国庆是过去当当的老板,员工对他还是有所顾忌的。”

当当市场部也发布声明,称“今天早晨,李国庆带着4个穿黑衣的人,突入闯入当当办公区,现场保安阻拦不及,李国庆动手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留下自己事先写好的“收据”,在公司前台张贴了《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

当当网已经对李国庆的野蛮行为,采取法律行动。

李国庆去年起诉离婚,婚姻诉讼还在进行当中,从摔杯到微博,李国庆一直在制造舆情。”

李国庆张贴的《告当当全体员工书》,核心内容包含以下三点:

第一,李国庆已于2020年4月24日召开临时股东会,并作出决议,由自己当选董事长与总经理,全面接管公司,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俞渝不再担任当当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无权发布任何指示。

第二,李国庆与俞渝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合计持股91.71%,基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财产共有原则,李国庆目前实际持股45.855%,公司其余股东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津微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均支持李国庆。因此,李国庆目前实际获得53.87%的支持。

第三,当当在疫情开始后,发生了100多人次的裁员事件。李国庆将终止以“开除、辞退、优化”等方式的人事流程。另外将以2019年度税后净利润30%进行股东分红。

对于李国庆的一系列动作,他于4月26日晚间,向《中国企业家》等媒体作出了回应:“我接管当当的第一步是拿到公章、财务章,第二步还得组班子;第三步是我进驻当当,开展办公,给俞渝贴封条。我是得到了小股东支持,已经超过了51%的半数。”

而对于《中国企业家》对4月24日临时股东会的召开形式、参会人员、表决过程等问询,李国庆未给出回应。

当当网则回应称,“俞渝本人、当当网其他管理层股东,没人知道这个‘股东会’的召开”。

当当网郑重说明,“李国庆在当当网没有任何职务。李国庆发布违法、无效的股东会决议,抢夺公章,侵害其他股东利益、严重影响当当人的心情。”

股权谜团

阚敏在代表当当网接受《中国企业家》等媒体访问时,首先否认了裁员等传言,并澄清了当当当前的股权结构为:俞渝持有52.23%,李国庆持有22.38%,双方的孩子持有18.65%,代持在父母名下,“每人一半”。其余管理层一人持有3.58%,一人持有2.93%。

在李国庆的《告员工书》中提到了两家支持自己的当当网其余股东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津微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据天眼查显示,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张巍,阚敏确认,他也是在“抢公章”事件中,支持李国庆的当当网前董事。

不过,天津骞程公司除张巍外,股东和合伙人还包括阚敏、陈立均等当当网现任管理层。阚敏回应:“其余合伙人对此事均不知情,(张巍的)行为涉嫌侵犯了其他合伙企业的权益。我们正在提出起诉。”

而对于李国庆召开的临时股东会,当当网则表示,“按照《公司法》第43条规定,选举董事会需要有三分之二表决权通过,当当网目前是执行董事结构,涉及重大事项变更都需要修改章程。表决数不超过三分之二所以决策都是无效的。”

这次事件,俞渝的官方表态则是:感到荒唐。从2019年10月开始,李国庆接连在媒体上爆料自己如何被俞渝逐出当当,俞渝接着在朋友圈里激烈反击。将两人的婚姻与创业矛盾公之于众。

2019年10月17日,双方收到了法院的离婚传单,但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目前,离婚案还未宣判。

双方为何会走到今日,在正式起诉离婚后,又发生了哪些事件刺激了李国庆“抢公章”的举动?

阚敏的说法是:“去年开始,李国庆希望获得更多股份。但他从2015年起,已不再负责经营,并离开了办公室。今年,他要求增加分红,多次向公司借钱(几千万),俞渝没有答应。今年年初有过和解的谈判,2月,李国庆单方面终止了和解。”

他将李国庆形容为“无法沟通”。“谈判和和平处理没有用,找他沟通、发过函,也提供过解决方案。但经常是他提出A条件,我们回复后他又提出B条件,到明天,条件就又变了。”

李国庆会不会承担刑事责任

在《告员工书》中,李国庆提到未来将拿出30%净利润给股东分红。那么,当当的净利润究竟几何?此举又是否可行?

从公开资料来看,从2016年当当宣布私有化后,便再未公开过经营数据。

不过,据2019年俞渝接受《财新周刊》记者采访时曾表示:“2015年,当当净利润是9200万元;2016年是8600万元;2017年净利润是3亿元,这一年净利润增长260%。2018年,销售额118亿元,同比增加14.4%,净利润4.25亿元,增长34.9%。”

2019年,俞渝在出席《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时也曾强调,当当目前是完全私有的公司,没有银行贷款,没有任何资产处于质押状态,业绩增长,利润也很好。

虽然在近十年的电商竞争格局中,当当与阿里、京东等头部电商相比,已渐落入下风,再无力全品类竞争。但在深耕的图书产业中,当当仍可算得上一家“小而美”的公司。

在图书品类市场占有率上,当当网大约占据40%上下的市场份额。

2019年,阚敏透露当当网的净利润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另据内部人士透露,当当网的2019年净利约在6亿元左右。

关于净利润较为丰厚的当当,是否拿出了足够的利润给管理层分红的问题,阚敏回应: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竞争激烈,都没有分红的先例,大家都会留出现金流维持未来的发展。李国庆提出会拿出30%的净利润分红,也是不可能的。

另外,当当从2016年私有化以来,始终未成立董事会,只有俞渝一人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

对于此举是否会影响公司的运营管理,阚敏表示:完全没有影响,只会让决策更快。

但对此,业内有不少不同意见。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法律工作委员会主任姚克枫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股东大会作为最高权力机构,有权决定公司董事会成员,如果股东要求成立董事会,有人坚决不成立,是违反公司法。无论从公司法还是社会治理来讲,只设立执行董事,在商业运营过程中,是不合理的。”

也就是说,某种程度上,李国庆可以通过合法手段要求成立和选举董事会。而如果李国庆被选举为董事长的行为被最终认定为合理,“抢夺”公章则可被看做合法取得。但如果李国庆召开临时股东会的过程、取得公司经营权的过程被认定为非法,则李国庆后续还可能承担干扰公司运营等刑事责任。

对于公章问题,当当网的官方回复是:我们会尽快补办,将完全不影响经营行为。对于李国庆,阚敏则简单总结为一句话:“希望他离当当越远越好。”

附:当当网电话会议实录

阚敏自述:

当当网从美国完成私有化后,俞渝持有当当网股权52.23%,李国庆为22.38%,二人的孩子持有18.65%(由父母持有),公司目前掌握在俞渝手中。

李国庆称接管当当是自私越权,是违法的,他的公告提到召开所谓的临时股东会,但公司的董事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也没有参与,目前李国庆在当当网不担任任何职务。当当网强烈谴责并督促李国庆立即纠正,并归还公章。

QA环节:

问:他进入到我们今天办公区的这个举动是他自己本人进入的吗?还是公司内部有跟他接应的人?

阚敏:他自己本人闯入进来的。

问:咱们这边报警之后还在等待结果对吗?

阚敏:对。我们也在请律师做相关的事情。

问:关于律师咨询这方面您现在正在沟通哪方面?

阚敏:沟通他是否违法。

问:我们想问一下李国庆带着几个人进入公司之后,为什么能很顺利把几十个公章拿走?这个过程是什么样的?另外,这是不是也暴露出我们公司在章证管理上的一些漏洞?

阚敏:李国庆带来的有他的秘书,之前他的秘书经常在公司盖章、做活动,所以他秘书非常清楚公章在谁那。

问:他们当时是以什么样的说辞跟我们负责保管公章的人员沟通的,然后才拿走这个公章的?

阚敏:没有任何说辞。

问:李国庆除了自己的一半股份之外,他还得到了另外两个你们管理层合伙公司的支持,这个说法是有依据吗?两个公司,我看有一个执行合伙人是您本人,另外一个是另外一个人。

阚敏:是吗?我都不知道,您觉得有依据吗?

问:另外一个呢?会不会存在有支持李国庆的可能性呢?

阚敏:没有。我先回答完上面的问题,我们都询问了两个股东。

问:今天上午的这个事情是怎么演变到这个地步的?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不管是各种的争论也好,然后是包括一些诉讼也好,之前是怎么沟通的?为什么到了今天这一步?

阚敏:我想你已经从媒体上看到很多李国庆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制造舆论和话题。

问:我们之前有跟他进行过一些谈判,和平处理的方式,有进行过吗?

阚敏:没有用。

问:你们怎么做的?

阚敏:沟通过,发过函,都没有用。我们的律师也找过他们,跟他们的律师都谈过,都没有用。

问:哪一点不能达成和解?

阚敏:还有就是经常他提的A条件,我们回复了以后他又提B条件,还有今天A条件是这样的,明天再谈的时候条件变了,很难往下谈。

问:还有关于股东分红的,李国庆说之前一直没有分红,一直在盈利。这个情况有回应吗?

阚敏: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不分红。

问:对于他说要拿出30%去年的净利润,您怎么看这个呢?

阚敏:这不可能的,我已经重复一次了,我已经说过一次,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是没有这个先例的,而且中国的互联网竞争非常激烈,大家都会有现金流,这个是不可能的。

问:始终没有达成一致,您认为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呢?

阚敏:这个您去问他自己吧。

问:他拿走公章的方式,就我们方面是合法的吗?我们的法务有没有就这件事情做出一些解释?另外当当网的报案现在是否有立案和相应的回复?

阚敏:首先他抢公章的时候我们法务已经回应了,也报了警,目前警方没有给明确的回复。

问:您刚才说他是明目张胆他抢走的公章,但是目前从披露的标准是说,他拿走公章的方式是合法的吗?是否合法性?

阚敏:肯定不合法,到一个公司来公然抢,还带着保镖,如果合法肯定不会带保镖。

问:我们会有相应的视频吗?可以在采访结束公布吗?

阚敏:可以。

问:李国庆声称他有一半的股权,而且股东会的决策内容就目前为止已经过了有一天的时间,我们当当方面一直都没有回复过,你们是在他今天贴出了全体员工书之后我们才知道的吗?

阚敏:是的。

问:我们法务方面有没有就这一次他所做的这个公告上的一些说法去做一些司法方面的确认?

阚敏:做了司法方面的确认了,当时我也说到了,这次的股东决议是无法、无效的。公司法也需要2/3的股东决策,这显然不是。

问:现在已经历时一天时间,我们法务给出的后期应对是怎么样的?

阚敏:交给法律。

问:李国庆、俞渝是打算先股权协商把婚离了,还是先不离?

阚敏:我们有过和解的阶段,但是李国庆方面单方终止了和解,只能等待法庭的宣判。

问:您刚才提到之前有过和解吗?可以不可以具体透露一下和解大概方向是怎么样的经过?

阚敏:李国庆是先他要求和解,然后他自己又中断了和解。

问:当时的和解方案是怎么样的?

阚敏:具体和解方案不方便在这说。

问: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是您刚才提到李国庆多次向当当借钱,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分红的事情,李国庆早期在当当的时候有过分红吗?

阚敏:李国庆今年2月份一直向俞渝和公司里面借钱,我理解他的公司经营有问题,所以要借钱维持经营。

问:借钱的规模是多大?

阚敏:几千万。

问:您刚才提到互联网公司没有分红的先例,我想问一下李国庆掌控当当的时候,当当有过分红吗?

阚敏:没有,那个经常是亏本的。

问:我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李国庆为什么会选择在今天这个时间点上,是因为什么事件爆发了他这个点做这件事情,或者您知道不知道这件事?

阚敏: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做事经常是冲动性的。

问:第二个问题,他们两个人的离婚一直没有解决,因为有股东进来,有纠纷的话,这对正常的经营,战略发展方面的东西有哪些影响?

阚敏:没有任何影响,因为他已经离开公司,也没有经营权,也没有管理权。离开公司好几年了。

问:我想问一下,目前当当网最想对李国庆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阚敏:离开我们,离当当越远越好。

问:李国庆说他们俩在这次离婚期间,俞渝是不愿意接受离婚,这个原因是什么?

阚敏:离婚的诉讼正在进行当中。

问:其他没有具体的原因吗?

阚敏:没有。

问:当当此前为什么只有俞渝执行董事,没有一个正式董事会呢?

阚敏:公司2016年私有化之后是允许只有执行董事,没有董事会的。

问:允许的前提下如果没有正常的董事会,对公司的日常管理会有弊端吗?

阚敏:没有,决策会更快。

问:最开始截图发出来的时候是早上就有,李国庆他们就去了。这个事中间这段时间你们在做什么?

阚敏:我们就报案,我们第一报警,第二去公章挂失。

问:目前俞渝总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她对这件事情有怎样的措施?

阚敏:跟往常一样,跟我们讨论过去的当当节促销节的结果。没有什么特殊处理。

问:是一个很平静的状态?

阚敏:是的。

问:李国庆他们现在是已经离开当当了对吗?

阚敏:他离开当当管理层好几年了。今天这次事件。他在这就待了十几分钟,抢了东西就跑了。

问:我想问一下,刚刚说股东大会是由离职员工开的。具体是哪些离职员工开的?您这边知道吗?

阚敏:我不太清楚说实在的,应该就一两位,我印象中就一个叫张威(音)的员工。

问:您好,张威(音),我看是另外一个管理层持股平台的合伙人,李国庆说他得到了一部分持股股东的支持,这个还是有一定依据的是吗?

阚敏:其他合伙人都不知道,问题是其他合伙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其实他涉嫌侵犯了其他合伙成员的权益,我们也正在起诉。

问:李国庆说他已经在合法接手当当了。您怎么看?

阚敏:不合法。

问:没有更多的补充消息了吗?

阚敏:就不承认这件事情。

问:我有一个问题,假如最后离婚诉讼判了他们是夫妻平分这个财产,假设李国庆拥有40多的股权,他有可能通过这种方式索取当当控制权吗?

阚敏:不会的。管理层都在跟俞渝在一起。

问:现在公司管理层有多少是支持李国庆的,有多少人支持俞渝?

阚敏:管理层都支持俞渝。

问:这是确定的吗?

阚敏:是的。百分之百。

问:我想补充一个问题,到现在为止,俞渝总就今天李国庆过来抢公章的事情及有没有做出一些表态,我想问一下俞渝总这边的态度。

阚敏:俞渝总觉得这是一件荒唐的事。

问:我想跟您确认一下,俞渝持股是多少?

阚敏:我再重复一下,俞渝占比52.23%,他们的孩子占18.65%,李国庆占22.38%。关于你刚才说的张威(音)合伙企业的问题,合伙企业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里面有很多合伙股东,都不支持这件事情他是做不成的。

问:所以就是说现在除了张威(音)以外,其他的股东都不支持李国庆是吗?

阚敏:是的。

问:张威(音)企业里面,其他股东大概都是目前当当的一些在职的管理层吗?还是一个什么样的构成?都是在职管理层居多吗?

阚敏:在职管理层居多。

问:能不能透露一下去年当当网经营情况?

阚敏:去年当当网销售、利润都是同比增长两位数。

问:我想问一下经营的,我今天下午了解到,从去年四季度当当这边只发基本工资,请问这个情况属实吗?

阚敏:不属实,我们今年Q4绩效都发了,奖金也发了。

问:李国庆表示说,这次的事件,他强调的不是夺,您怎么看?

阚敏:他在自圆其说。这是不合法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

问:夺取公章这件事情本身上有涉及到暴力行为吗?

阚敏:有推搡,肢体推搡。

问:我想问一下,请问俞总现在坚持要离婚吗?对于李国庆提出的离婚条件怎么看?

阚敏:李国庆提出的离婚条件经常在变,所以俞渝总现在也不好正面回答你。

问:所以离婚这件事现在也说不准吗?

阚敏:现在正在诉讼中。

问:我想问一下您刚才说员工的奖金那些都发了,我们今天了解到有员工说2019年Q4绩效所有的还没有给他们提,这是真的吗?

阚敏:这应该是他没有吧。本身就有人有,有人没有,不是全员发绩效,是完全预算的。

问:他说绩效一直拖,这表明他之前是有绩效的。

阚敏:没有拖。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谢谢大家对我们的关心,谢谢大家这么晚的时间还在开我们的会,今天咱们先到这里,谢谢大家。后续有什么问题再问我们,我们随时回复。谢谢。


友情链接: 乾衡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20-2025 柯直版权所有 离婚网 浙江乾衡律师事务所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8号欧美中心1号楼D区606室 电话:0571-88006000 E-mail:kz222@163.com浙ICP备11061933号-2